27Time

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恶魔。

[太敦]黄昏之色

咸鱼_awch:

☆520/521太敦告白企划的投稿!!!
☆开头神翘班,中间神转折,结尾神文艺,角色神ooc_(눈_ 눈」∠)_
☆日语废只能使用翻译器哭唧唧,还强行凑了俩句日语
☆亲妈赶着宝宝睡觉还没来得及修改,希望大家谅解orz
☆万事OK!↓


——————ฅ^•ﻌ•^ฅ——————


  太宰治果然在5月20号翘班了。
  侦探社的大家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点,你看嘛,这日子多好啊,谐音多吉……噢,这个吉利是他们看推特上的中国人说的,毕竟能让520谐音成我爱你的也只有中文了。
  中岛敦走进办公室时,全员已经安定地工作了起来。
  今天的侦探社(社内)也是一如既往地和平啊——中岛敦这样感叹着。
  国木田站在窗口,眉飞色舞地打着电话,如果允许词语运用错误或许鸡飞狗跳更适合一些。大家早已见怪不怪,每当太宰治翘班时国木田都这样打电话吼,谁都习惯了。
  中岛敦工作了一会儿之后,就听见国木田隔了好几张桌子叫自己。
  “又要麻烦你了……”国木田揉了揉皱成一团的眉心,右手边是刚刚挂断的电话,“今天的文件暂时不用处理,你去把太宰给抓回来吧,回头你的工作他来做了。”
  “欸……太宰先生他又去自杀了?”
  “估计不是,他说了在你的杯子下放了张字条。”
  好吧,中岛敦不知该庆幸今天的工作还是一如既往地寻找太宰先生,或是对太宰先生一如既往地为了把妹而翘班感到无奈。
  果不其然,太宰先生在自己的水杯下放了一张纸条——『啊,被发现了( あ,発見された )Σ( ° △ °|||)︴敦君这么早起来工作可是很辛苦的,要不要去楼下的咖啡厅点一杯咖啡呢?(笑)』
  哎……这个时间很早吗?
  “喔喔,原来如此!还真是有一手呢!”
  “唔啊啊啊江户川先生?!”
  江户川不知何时也挤到了中岛敦的身边,戴上了(封印着来自上古的洪荒之力的)眼镜,露出了赞叹的神情:“决定了,敦君!就照着纸条上的做吧!”
  “哎哎?!”
  
  结果还是乖乖地到了咖啡厅点了一杯咖啡嘛,敦君。
  中岛敦不喜欢太过苦涩的黑咖啡,也不钟爱甜腻过头的卡布奇诺,比起那些奇怪的种类,他更喜欢喝白咖啡,淡淡的甜味配合着一股特有的醇香,很适合用以开启新的一天。
  不过这个是什么——?
  中岛敦看了看订在小票后的纸条。
  『不错呢( いいですね ),从咖啡开始的早晨!啊,对了——去你第二次救我时的地方吧!』
  
  果然就是这里了吧……
  “太宰先生——你在吗——?”中岛敦在宿舍门口喊着。
  没有人应?……不会是?
  果然,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张新的纸条。
  『没死成( 死[しん]んではいない )ヘ(;´Д`ヘ)啊,接下来就去当时我带你捉食人虎的地方吧!』
  
  『てててれて(teteterete)——♪听过吗!啊,敦君的话没听过呢,辛苦你了!为什么说到这首歌呢?大概是因为当时从你变身月下兽到你醒来大概就是20分钟,和这首曲子一样令人惊讶吧!接下来的话……去与芥川初见的小巷如何?』
  『るらら(rurara)(´∀`*)辛苦了,在这么角落的位置翻到纸条,敦君很厉害呢!接下来就是最后的地点了,到我们初遇的小河边吧!』
  
  等到中岛敦风风火火地赶到那条河边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他一眼就看见了太宰治正百无聊赖地用一根狗尾巴草逗猫,听到人的脚步声头也不抬,继续晃动着狗尾巴草。
  “太宰先生真是的!”
  “反正敦君都会找到我嘛——”
  太宰治总算是不逗猫了,他挥挥手对着猫笑了笑,然后用力地把狗尾巴草扔到河里,看着它被染成橘黄色的河水推向远方。
  “敦君你太慢啦,我好失望的说……本来以为你下午就能到,我还特地结束了和小姑娘的约会到这边等你,结果一等就是等三个小时,真是太过分啦。”
  过分的到底是谁啊?中岛敦内心咆哮着。
  “所以现在?”
  “和我一起坐一会儿怎么样?”太宰治拍了拍河岸边的草地,还没听到人的回答就一屁股坐下来,一脸期待地看着中岛敦。
  中岛敦无奈也只能跟着坐下来了。
  一阵沉默。
  最先打破沉默的反而是中岛敦:“太宰先生,夕阳真美呢。”
  “啊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太宰治难得地露出了认真的表情,这使得中岛敦不由自主地凝视起着他的侧脸。
  “人们都说夕阳是白日的终结,但换一个角度来说,它也是美丽的夜的钥匙。我认为夕阳最引人注目的是随之到来的晚霞,不论是火红之色或是暖橙之彩,都无比耀眼。紧随着夕阳降临的夜的初色也美丽极了,继承了夕阳的耀眼,又拥有着夜的华彩。该怎么确切地形容它呢?”
  太宰治稍稍扬起了头,思索着,随即将头转向了敦的方向。
  两人的视线在橘黄色的空气中相撞。
  太宰治愣了愣,随即笑了出声:“找到了,这不就是嘛!”
  “什么?”
  “随着夕阳翩翩而至的夜的色彩啊。”
  他的笑意越来越浓。
  “敦君的眼睛,不就是嘛。”
  “太宰先生请不要调戏我了啦……”中岛敦叹了口气。
  “不,我是认真说这话的。”
  太宰治彻底转过身,眼底的那份温柔直直地射向了中岛敦。
  “你啊,不管怎么看都是美丽的生物呢,不论是作为人还是作为月下兽。”
  中岛敦是彻底大脑当机了。
  太宰治看着人一愣一愣的样子,略有些苦恼地歪了歪头:“这样都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敦君还真是个迟钝的人啊。”
  “……我该说‘不好意思’吗?”
  “不,在说那个之前,把每张纸条的第一个字组合起来吧?”
  
  『あ,発見されたΣ( ° △ °|||)︴』
  『 いいですね 』
  『 死んではいないヘ(;´Д`ヘ) 』
  『 てててれて——♪ 』
  『 るらら(´∀`*) 』
  
  『 あいしてる 』
  
  中岛敦有些惊慌失措地抬起头,夕阳下太宰治正微笑着温柔地看着他。
  这下小老虎可是彻彻底底地脸红了。


——END——


te和ru的两句是强行凑数的_(눈_ 눈」∠)_
顺带一提其实teteterete的正确拼写是tetteyterete,原曲为“那些VOCALOID只是唱着tetteyterete”,为了凑数我是什么都做得到的[闭嘴]
感谢你能看完!非常激动地法食旋转跳跃闭着眼
明儿应该还会把芥敦告白企划的写了……吐血。

评论

热度(87)

  1. 鸟面鱼鸟面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咸鱼海滩!!!
    2016.5.20
  2. 白松鸟面鱼 转载了此文字
    啊呀呀呀呀呀简直!溢出屏幕的温柔的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