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Time

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恶魔。

[太敦]尘时花/dusty flower -上-

my faith boat:

尘时花/dusty flower


 


文/诗小。


 


-piece one-


 


中岛敦被派去陪江户川乱步出差的时候,太宰治还在努力劝服漩涡的新进女服务生陪他去殉情。


这边他声情并茂企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然而新进的女服务员早就从前辈口中得知了对付太宰治的种种策略,所以她不动如山静如处子,倒让太宰无端地起了一身冷汗。


现在的小姑娘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对付,要论被捉弄之后反应最为可爱的话……倒叫他想起了另一个人。


 


明明长得十分清秀可爱,笑起来像棉花糖一样甜软,但遇到不同的人和事,或者是受到惊吓的时候,他所能展现的表情远比你能想象到的更加丰富,活像个表情包似的,行为举止又充满了小动物似的跳跃感,就算在他身边呆一整天也不会觉得无聊,反而无时无刻不是个好心情。被捉弄的敦君很可爱,红着脸拼命辩解的敦君很可爱,听说自己要自杀后惊慌失措的敦君更是可爱之上的可爱。


所以有的时候,太宰会觉得,在那个傍晚的河边,夕阳无限好,浓墨重彩的天空还泛着点复古的金紫色,吹拂的风没有声音,一点也不聒噪烦人,河流的声音也轻微到比不上少年轻盈的呼吸声。


他叫他敦君。


声音一如往常,可有一丝藏不住的欣喜,仿佛是找到了独一无二的宝藏。


 


中岛敦于他,或许是什么特别的存在吧。


 


太宰治这样想着,于是想见中岛敦的心情一点一点的扩大,促使他放弃了说服眼前的女孩子。可等他打着哈欠,一口一个敦君叫着,一脚踢开武装侦探社大门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也没听到那熟悉的慌张语句。


 


“太宰桑!!你终于回来了!”


 


啊啦,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呀。


 


太宰治慢悠悠地走向自己的座位,冲着坐在对面把键盘敲得噼啪响的国木田独步问道。


“国木田君~~~敦君去哪了~~”


正在整理文件的国木田迅速而又简单地作出回答:“跟乱步桑一起去京都办案了。”


“诶??京都……好羡慕啊,我一直很想试试在京都古色古香的街道来一次唯美的坠……”


“坠楼什么的就先省省吧,小鬼给你留了字条。”


“诶?”


国木田抬起一根手指指了指中岛的书桌,纸条被压在了中岛敦最近开始热心栽培的绿植花盆之下。


 


太宰治百无聊赖地晃动着身下的摇椅,挪了几步,抬手移开花盆,取走了折叠得四四方方的纸条。


 


纸条的内容非常简单,少年清秀的字迹写下了简简单单的嘱咐,其中饱含的心思也同样清晰易懂。


 


太宰把看完的纸条随意往桌上一扔,便把头埋在了书桌上,似乎准备补个过早的午觉。


 


敦君。


 


你也学会给我下套了啊。


 


他侧着脸,嘴角露出一点意味不明的笑容,说不清是因为开心,还是别的什么。


 


 


-piece two-


 


 


彼时抵达车站的中岛敦刚买好两人份的车票,一回头,就发现江户川乱步早就不在他旁边了。


他焦急地四处张望,甚至下意识的抬头望了望车站的上方有没有什么可以悬挂吊绳的横梁。然而下一秒,他就意识到了这动作哪里不太对。


 


乱步桑可不是某个自杀狂魔啊。


他突然感到放心,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莫名地又想起了另一个不过分离了几个小时的人。


 


“哟,向导君。”


正在这时,熟悉的声音重新回到了他的可视听范围。


“诶?乱步桑!!”


中岛敦焦急地循着声音的来向望过去,只见江户川乱步正眯着眼睛盯死盯住手里的甜品店宣传单,他看得津津有味,还不时点点头,考虑到江户川历来喜欢甜食的本性,并不难推理出他的想法。


 


中岛敦看了看车站的时钟,距离新干线发车还有一段时间,应该来得及。


 


“乱步桑,你想吃什么呀。”


他笑着迎上去,并暗自庆幸这次出差还拿到了来自社长的补助金,终于不用担心财布的安危了。


 


“嗯……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然而看到江户川乱步有种要清空店内库存的阵势,他还是迅速冲了上去,准备制止一下甜食狂人的行动。


 


“等等等等等一下,乱步桑!”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发出了新邮件的提示音。


发件人是某个他最为熟悉,又最为意外的名字。


 


------------------------------------------------------------


来自:太宰桑


邮件主题:花?还是敦君?


 


(盆栽的图片配上一只缠有绷带的手比划


着一个胜利的V)


 


敦君的纸条收到啦~一切包在我身上!毕竟


我可是集侦探社的名誉和百姓的信任于一


身的男人!


不过啊~虽然盆栽是很可爱啦,可是……


 


 


 


------------------------------------------------------------


 


邮件似乎还没有结束,他继续往下拖动,然而,当他看到后续的内容时,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完了,完了。


他在心里这样呐喊。


 


等到江户川兴致高涨地点单结束,转头准备召唤人形钱包的时候,只见中岛敦像尊石像一样站在店门口,握着手机,一脸的魂不守舍。


 


“向导君?”


“啊!!”


受到惊吓的小动物缩了缩肩膀,转过头看见正在朝自己招手的江户川,这才回到现实,小跑着来到了收银台,手忙脚乱地开始掏钱包。


而眼尖的江户川只瞥了一眼中岛尚未合上的手机,就洞察了几乎全部的真相。


 


由于中岛敦的短暂失神而使得他没能及时制止江户川的购物行为,因此他们还没达到目的地,就已经有了额外的行李,好在先前国木田给他的那只行李箱够大,要塞几盒点心完全不是问题。


 


此时中岛敦没有提行李的另一只手里还握着一只江户川强行塞给他的甜筒。草莓味的,淡淡的粉色,像极了他现在脸颊的状况。


 


“向导君。”


走在他前面的人突然停住脚步,用有些令人捉摸不透的语气开口。


“什么?”


“你喜欢太宰那家伙吧?”


“诶?”


 


握着甜筒的手抖了一下,融化的冰淇淋沿着边缘落下,黏在了手上。


 


“真是漏洞百出啊,都不需要经过我的推理了,真无聊。”


江户川依旧眯着眼,说完这句,他又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


“等等等等等一下,乱步桑!”


中岛敦胡乱把剩下的冰淇淋塞进嘴里,又擦了擦黏在手上部分,支支吾吾地开始否认。


 


宛如是在喧闹的车站里的加笔漫画。


吃完点心的前辈一脸满足地双手抱头大步往前走,后面跟着一只脸红得堪比西红柿的小动物。


他一只手拎着行李箱,另一只手却下意识伸进口袋触碰到了自己的手机。他把手机拿出来,握在胸前,感受到心跳的鼓动声,和往常有所不同。


 


咚——咚——咚——


 


好像不是自己的心脏一样。


 


 


在太宰治发来的自己的手指和盆栽的合照下面,下拉很多行之后,可以看到另一张,不知道是他什么时候偷拍的照片。


 


趴在武装侦探社的办公桌上睡着了的中岛敦,眼角弯弯,微张着嘴,有些傻气却又看起来像是做了什么美梦的模样。


以及,接上了太宰之前没写完的那个可是……


 


「它没你可爱啊。」


 


-piece three-


 


新干线列车平稳而又迅速地行驶在去往京都的线路上,窗外的景致时不时换个模样,有些像走马灯里的画,层出不穷,怎么都看不腻。


 


虽然不是没有对首次出远门感到兴奋,但中岛敦依旧觉得有些困倦。不过考虑到如果自己睡着了的话,早就睡得没了正常坐姿的江户川乱步自然是不可能知道什么时候到站然后喊醒他的。一来心疼昂贵的车票,二来他觉得自己得担负起同事和上司的信任,所以强撑着打起精神来,顺便让自己思考一下,该怎么回复太宰治的邮件。


 


在这个思考的空荡,列车经过了一片花田,虽然距离不足以让他看清楚那是什么品种,但那鲜艳的红色,倒让他想起了另一件事。


 


一般来说,太宰治是很少会让自己受伤的,当然,你得排除掉故意的成分。所以当中岛敦第一次看到太宰治的手指因为不小心碰了玫瑰的茎而被刺伤的时候,一下子惊讶得不得了。


 


“太宰桑!!!”


 


一脸惊慌失措的他想都没想就把太宰受伤的手指含进了嘴里,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快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然而太宰治不愧是太宰治,自杀主义者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自己受伤这件事本身上,他盯着被中岛敦含在嘴里的那根指头,心里起了些别的念头。


他这么想着,然后迅速付诸行动——强行把手拿出来,凑过去,换上了自己的嘴唇。


 


“唔……”


 


除了血的腥味,还有点什么……好像是茶香味,让人欲罢不能。


太宰治慢慢加深了这个吻,却让从来没有什么接吻经验的小少年在双唇分离之后大口喘气了许久,才终于缓过神来。


 


“太……宰……桑……你这是……干什么?”


“我在和敦君接吻啊~”说完还抬起刚被中岛敦含住的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点了一下,然后故作委屈地说,“因为嫉妒被敦君含在嘴里的手指啊~”


“你在说些什么!!!”


被捉弄了的小老虎焦急地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然后迅速往后挪动了几步,却没注意到在这个温室花棚里只有他和太宰两个人,自己根本无处可逃。


眼看着那个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小老虎终于结结巴巴地开始说话。


 


“太……太宰桑不是……对男……男生没……没兴趣么?”


“嗯。”


回应他的是太宰治一个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


他有些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在内心某处有些失望。


中岛敦不自觉地低下头,也不知接下来的对话怎么继续。


 


“敦君是特别的哦”


先回话的依旧是太宰。


 


“诶?”


听到这一句,他又重新抬起头,这才发现太宰治已经移动到了距离他很近很近的位置,他甚至能捕捉到对方的呼吸声。


 


到底要不要当真。


中岛敦看着太宰的眼睛,那其中有些什么,是他看不懂也猜不透的,但是没关系,或许他的心能像他的身体一样坚韧,足够支撑起和这个人之间的引力与牵绊,又或者是……又或者是什么呢?


 


“敦君是特别的哦”


 


太宰治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然后重新吻上了他的唇。


 


中岛敦就在那一刻决定放弃抵抗,所以,他抬起手,拽住了太宰治的衣袖,然后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太宰治的吻很暖,和他掌心的温度一样。这让他想起那个人拍打着自己脑袋的时候,也是这个奇妙而又温暖的触感。


“敦君~不要分心啊~”


觉察到自己正在神游的太宰显然有些不满,他抬手捏了捏中岛敦的脸,稍微有些用力,害得眼前的人嗷嗷叫了起来。


“噗,敦君真是可爱啊。”


“就算你这么表扬一个男孩子,他也不会高兴的。”


“那就,做点别的吧。”


“诶?”


于是下一个吻又猝不及防地贴了上来。


“唔……”


温暖的,但是同样又是惹人沉醉的,甜美的,和太宰治的亲吻。最后连他自己也忍不住主动起来,回应着太宰的吻,然后逐渐加深,唇舌交缠,原本拽着衣袖的双手向后延伸,变成了一个拥抱。


 


一个特别朴素,却又十分有力的拥抱。


中岛敦想,他还是第一次,在自己有意识的情况下,拥抱眼前这个人。


 


 


然而在那之后,他们的关系也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发生什么大的改变。


太宰治还是先前那个太宰治,他照旧整天伺机要找姑娘陪自己的殉情,依旧不时地说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给中岛敦的听,闲来无事也会来几张莫名其妙的偷拍,工作态度也不时吊儿郎当,依旧总是惹来国木田的怒吼和暴击。


但中岛敦确实觉得有什么在冥冥之中改变了,或者说是他自己改变了。


 


就好比现在,他想起那个人的一举一动,就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他一直很明确太宰治在自己生命中的重要性,但最近这重要性好像又起了什么化学作用,有了什么别的意义。


 


哪里不同了呢。


 


 


不经意间,窗外的景致又起了变化,现在是一片青绿的田野,映入眼中全是生命的繁盛,承接上部澄蓝的天空,这画面再寻常不过了,可也因为这寻常,所以让人觉得弥足珍贵。


 


“太宰桑……”


 


他小声唤着那个人的名字,仿佛这样能让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地,在心里怀揣着对另一个人的念想的,平凡无奇的少年。






-TBC-




太敦有毒,这个故事写着写着就超出了原定的字数了,所以先放大概二分之一出来,初次放文还请圈里的姑娘们多多指教ww


爱生活爱敦敦,别的话还用说吗【喂



评论

热度(132)

  1. 离去哀歌少年K 转载了此文字